苏宁生死55小时:球员惊慌大门紧闭 健身房被搬空

2月28日,13点45分。徐庄基地,空前的死寂。

“停止运营”公告发布的那一刻,记者就在相邻基地只有100米的一家酒店里。望去窗外,冷冷清清的俱乐部大院,空无一人的训练场,“满身灰尘”的俱乐部大巴车……真像《寂静岭》里面的恐怖场景,惊悚、压抑、令人窒息。往日的生机勃勃荡然无存,人去楼空,让这座在三个月前还在欢庆中超冠军的足球基地,顿时失去了往日的生气。

这一天的上午,俱乐部通知一线队取消“自由训练”,没过多久,他们便正式发布公告,“即日起,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。”

26日下午 所有人草木为兵

从上周二(23日)开始,有关江苏足球俱乐部谋求转让一事,进入到最后关头。两天后,苏宁易购股票临时停牌,外界疯传有4家国企可能接盘。虽然看似和足球队无关,但这个消息,也让心情沉重的苏宁足球人看到一丝希望,“如果高层决定要救苏宁易购,会不会顺带把足球队也给救了呢?救苏宁易购的钱,拿出一点点就可以够得上一年运营了,还有债务……”按照苏宁易购的公告,转让股份比例约为20%-25%,此次交易涉及市值可能将要超过160亿元,而足球队所欠下的债务,是在5亿至6亿之间。

周五(26日)下午,队员们照常在1点半抵达徐庄基地。尽管没有任何风声,但还得保持状态。训练刚一结束,有球员的手机就“咚、咚、咚”响起,“情况不妙,可能真要解散了……”中午时分,从俱乐部内部就传出“即将官宣停摆”的声音。几个小时后,相关人士就把这个计划,直接通知到中国足球职业联盟,而接下来,就是来来回回的劝说和挣扎。

有球员从网络上看到“球迷将要众筹,在新街口新百商场购买大屏幕广告位”的消息,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。他们开始四下打探情况,新闻官荚德林,便成为大家现场最依赖的“传声筒”。有人不知从哪里收到消息,“一开始说是17点官宣,听说要延后发,可能要等到明后天。”期间,他们也听到俱乐部还在开会的消息,“要想搞早就搞了,还需要开会吗?现在开会,估计就是正在讨论怎样善后的问题。”叹了口气,一位队员无奈地表示。

几乎所有球员都像惊弓之鸟,纷纷开始谋划前程,但求职谋生的本能,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哀伤和惊慌,“明天我得早点过来,搬点东西回家。就算队伍能够保留下来,应该也不会在徐庄练了……”一位前场队员私下坦言。

26日晚上 最难忘的元宵节

收拾行囊,回家吃饭,很多人都在关注公告何时发布。“今晚还有消息吗?晚点儿等大家吃完饭,可能就要宣布吧?”一位主力队员喃喃自语道。之后,他给记者发来一段小视频,“坚持住啊!”言语中还是期望奇迹发生。

华灯初上,夜色阑珊。本该喜气洋洋的元宵佳节,引子随时都有可能得到点燃。19点、20点、21点、22点,始终没有任何动静。“听说足协坚决不予同意解散,可能还会宽限几日准入,希望能有转机吧。”一位老队员告诉记者,这是他从队里拿到的最新消息。临近22点,记者和门将张岩取得联系。因为俱乐部并未正式通知集结,遵循非必要不出京的原则,他人还在北京家中,“夺冠已经是奇迹了,希望还能有第二个奇迹!”但是,当听说几名队友的搬家计划后,他也茫然地说道,“可能我回头也得去搬东西……”

朋友圈里,有浙江队人士开始提前欢庆“冲超”,消息很快传到江苏队里面。“如果我们真散伙了,还是要恭喜人家。足球圈里要多一些开心的事,这对于浙江足球,肯定是积极的结果。”这话听上去很是违心。醉不成欢惨将别离,但压根就没有醉。等到接近23点,依旧没有任何决策下发。“歇了,歇了。我不是说俱乐部歇了,是大家现在可以回家了。”一位俱乐部人士哀叹地说,“今晚,我都没有看到元宵!哎!以后每到正月十五,我都不会忘记这个最难忘的元宵节。”

27日下午 清仓大甩卖

27日上午,南京阴天,记者火速赶到南京徐庄足球基地。来访的人屈指可数,但即使如此,它依然如同一座森严的堡垒,外人很难轻易靠近。除了戒备森严,基地门卫对于足球队的事务一概讳莫如深,“我上周才刚被调过来的。”

中午时分,队员们开始陆续过来训练。第一个抵达的是冯伯元。因为染了发型,门卫根本没认出他。好一顿盘查和询问,才总算允许进入基地。接下来是两位国脚李昂和吴曦,然后是张晓彬、谢志伟、周云……这一天的训练定在14点,但几乎每个人都提前半个小时前来。有队员甚至还携带了私人助理,负责搬运货物和装备,“多个人手,也能省点时间。”

健身房里已经乱成一锅粥,好多人把预计新赛季要使用的装备,都搬到了轿车后备箱里。运送过程中,猛然抬头望去,发现一楼大堂墙壁上的荣誉相册,也早已经被取下。“开始搬东西了,就像一场清仓大甩卖!”一位主力队员苦笑着说,“真是难以想象会这样,几个月后,这座基地会变成怎样一番场景呢?”但随后,他又补充说道,“至少健身房今天还空不了,跑步机现在根本搬不走啊!”

基地外面,似乎嗅到队员们前来训练的味道,有三三两两的球迷开始出现。“我们是拿着冠军纪念球衣来签字的,可能少了外援和外教,但总归要留点儿什么作为纪念。”一位年轻球迷说道。而一同前来的厨师“小苏”,看似年纪得有50多岁。他只要一开口,满是哀叹和无奈的味道,“我看球二十多年,从迈特、加佳、舜天到现在,我就是不甘心球队怎么可能会解散?99年甲B五台山保卫战,当时那么困难,队员吃不饱饭,工资发不出来,连飞机票都买不起,都能最后挺过来没有散伙。怎么现在经济条件好了,大家都富裕了,反而球队要保不住了。”他的眼神分明有些迷离,说起话来有些哽咽,“那时候,加佳队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有那么多娱乐活动,可能有些人的感觉不一样了吧……”

14点以后,队员们陆续到球场上训练。虽然偶尔也有笑声传出,但多数时候都是静悄悄的。不一会儿,翻译陈志鹏从主楼走了出来,突然转身,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。顺着他的方向,人们才发现主楼的苏宁队徽已被撤掉。门卫也突然有了人情味,“你们可以在外面拍照,但不要把手机伸到护栏里面。”

27日傍晚 下周日定生死

差不多从16点开始,队员们陆陆续续地从基地出来。面对仅有的两三名痴心球迷,他们强颜欢笑合影留念。一位队员见到记者,还在想着办法说服自己不要心灰意冷,“听说足协可以宽限几天,还说这会儿还在谈着,要等到下周一或周二才能确定结果。”据说在训练前,有一位核心球员给俱乐部副总尹成龙打去电话,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准信,“我们可不想就一直这样等下去!”

俱乐部给予队员们的消息,还是比较积极的,但也有人对此半信半疑,“你说他们是不是在安慰我们?”有队员问到记者。尽管从27日下午到晚间,外面的声音始终归于平静,好多人的心里更是充满疑惑。宽限时日的说法,会不会就是空欢喜一场?一位同俱乐部已经没有合同的球员坦言,“我得赶紧找下家了,你说去一支中超下游队可不可行?哪怕给的钱少一点……”茫然之中,他向记者咨询道。

临近子夜,网络上又有传言流出,是个利好,“据说周日将要启动第三轮谈判,是一家江苏国企,但好像还有分歧,不知道能不能谈成。”夜幕落下,徐庄基地连一盏灯都没亮起。人们期待次日一觉醒来,有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

28日全天 预兆变现实

周日,南京还是阴天。上午时分,队员们接到俱乐部董事长的最新通知:28日自由训练取消,而且从现在起,徐庄足球基地严禁任何人出入!11点多,有两位基地管理人员前来取走行李,好说歹说也被拒之门外长达十几分钟。与此同时,剪草员也不见了,甚至连停在训练场门口的小拖拉机也没了踪影,“有点不太对劲啊!”记者给某位队员打去电话,他们异口同声地讲到。

终于,13点45分,公告还是发出来了。“停止运营?这是什么意思?”第一时间,有队员发来疑问。随后,好多人的电话开始占线,但也有队员想要坚守到底,“如果明天基地能够开放,我一定还要前去训练。不为球队,也是为了自己保持状态啊!”

伤心总是难免的,但大多数队员开始提速下一步规划。本来在前一天,还有几名中生代球员订好28日当晚聚餐,结果也被临时取消,“今天事情太多了,等到1日吧,我们到时候再坐下来想一想办法。”即使已经有了两三天的心理缓冲期,但当预兆真的成了现实,他们也有一点儿惊慌失措。

17点半,江苏省足协发布公告,“我们尊重投资人作出的决定,也对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表示关注和惋惜。”这几乎是在宣布江苏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但仍有人不愿承认这支冠军队即将散伙,“等到彻底说没戏了,才是真的没戏,这个公告也没说球队一定解散。现在只能说是苏宁没戏,就看体育局能不能帮助球队找到企业。”

但18点半的一则消息,又加重了解散的可能性。苏宁易购发布公告表示,公司引入深国际、鲲鹏资本战略投资。“这真不是转机,恐怕是真要凉了。苏宁易购的问题,都不是江苏省企业来救,是两家深圳企业出资,还有江苏企业会救足球队吗?现在,形势真是愈发糟糕……”一位知情人士很激动地对记者表示。

19点,太阳已经落山,但太阳一整天从未出现。昼夜乱了和谐,潮泛任性涨退,字典里还是没春天。

作者:王晓瑞 何唯

(责任编辑:徐泽鑫_BJS4919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